正文 楔子

一秒记住【ok小说网 www.okycmx.net】

震动声打破了一室寂静。

而医院顶楼的走廊里,此时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一个个西装笔挺的在病房外来回踱步,偶有交谈,像是焦急的等待着什么。

女孩刚出门,就被大风吹得一阵哆嗦,她无暇顾及,猛踩油门,急切的朝医院飞奔而去,顷刻,湮没在了黑暗中……

“姐,快来医院……”电话那头略带哭腔的声音让女孩惶惶不安,来不及细想,慌忙夺门而出。

老人被搀扶着走出病房时神色早已如常,她穿着一身墨绿色旗袍淡然的看向门口等待的众人,经过时间的淬炼,洗尽铅华后,岁月沉淀出的是举手投足间的睿智和矜贵,她站在那里,用清冷的语调交代公司之后的各项安排,在场的所有高层和各大股东没有一人敢质疑她的话,那种无尽的威严像极了她的男人,是的,她就是现今律师界的泰斗级人物,指尖翻云覆雨,高贵优雅,是池皓白最爱的女人……

默汲起身,挂着泪痕的小脸担忧的看向对面的奶奶,那是一个气韵不凡的女人,是她从小最敬仰最崇拜的奶奶。

“滴哒...滴哒...滴哒...”

但无论怎么喊,病床上的人都毫无反应,或许,只有床头监护仪上的波动才能证明生命的微弱存在吧。

巨大的落地窗犹如一面镜子,呈现出里面的全貌,菱形的吊灯照着贴满黑白条纹的壁纸上,鱼缸里的几条小鱼静静地游来游去,几次往返后会停下来,好奇的看着躺在棕色沙发上的少女,美丽的女孩抱着抱枕,眉头紧皱,微卷的长发蓬松凌乱,不知是灯光的缘故还是有心事,她的睫毛颤个不停,好似随时会醒,睡的极不安稳。

女孩走到病床前,看着不再清醒,危重的老人,眼泪簌簌的掉下来,她扑到他身上,语气呜咽的喊他,希望能够叫醒他。

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

老人偏头,出神的坐在摇椅上,望着窗外漫天飞舞的雪花,已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脑子里又默默回放起那首熟悉的旋律。

深秋初冬的第一场雪在池皓白出殡的那一天扬扬洒洒的落下,池默汲拉开窗帘坐到老人身边,静静地陪她,自从爷爷去世,奶奶好像没事人一样,不曾伤心,不曾落泪,什么也不管,每天就那么坐在摇椅上,可越是这样,越让人心惊……

“默汲,你可来了,你爷爷快不行了,他平时最疼你,你……”父亲走到她身边,想要再说点什么,已泣不成声。

病房里全是人,却静的出奇,悲痛,有时可以不必声嘶力竭,反而静默,会格外压抑,使伤痛叠加。

“池皓白……池皓白……”她定定的看他,紧紧的抓住他的手,用极低的声音呼唤着她的爱人,一遍一遍的浅吟:“下辈子,要记得早点找到我哦。”以前他每次听到,总是拥着她来一个绵长的热吻,如今,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气息了。

今晚,漫漫长夜,注定不眠……

随着手机的骤然响起,女孩猛地睁开眼睛,快速接了起来。

此刻,凌晨2点05分,客厅时钟有规律的摇摆,夜幕降临在一栋装潢考究的别墅里,远远看去,本该漆黑的别墅却灯火通明,突兀异常。

病房里的哭泣声越来越大,可她仿佛失聪一般全部忽略,尽管痛彻心扉,但自始至终,她未掉过一滴眼泪……

她低下头,温热的唇在没有血色的脸上慢慢游走,她吻着他,用尽一世的深情,最后的那个吻停留在老人耳边,她深吸一口气,用沙哑的嗓音哼着只属于他们的调调,即使她明白,他已经听不见了……

思绪哗哗的翻越云雾,划破迷离,明晃晃的镜头嘎嘎的摇起来路过一帧帧泛黄的老胶片,回到许久年前,那场最初的飘雪……

凌晨……3点05分……医院宣布死亡

可是,爷爷的手心还这样暖,她不相信,病危离他如此之近。

三日后

在这高楼林立的城市中,有一种声音从未停止,不管是四季更迭还是昼夜伊始,它总是持续不断,绵远悠长,时时提醒人们光阴流逝,岁月无情……

“爷爷……”女孩一把推开门,冲进病房。

“奶奶,跟你的宝贝孙女说说话吧。”池默汲乖巧可人的蹲在摇椅旁边,嘟着粉嫩嫩的脸像一只温顺的小宠物,老人宠溺的看向她,倏地一阵恍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依稀记得原来的她也是这般模样,清澈纯净。

女孩在专人的带领下,冷冷的穿过他们,走向病房。

已是深秋的夜晚,万籁静寂,只有街边的路灯发出微弱的光,罩在淅淅沥沥的雨点中,使得气温格外低。

icu中,正躺着一位瘦削老人,他全身插满管子,白发苍苍,即使已进耄耋之年,暮景残光,仍能在眉眼间依稀发现当年的气度风姿。

老人温柔的握住老伴的手,微微向前探着身子,她满头的银发高高挽起,头上没有多余的点缀,唯有一支镶着紫钻的玉簪子,是他送她的承诺,也是她的最爱。

“嘀……”一声冗长刺耳的声音回荡在病房里,那一刻,老人的身子一松,她知道,今后的日子她要自己度过了。

“奶奶,你看下雪了……”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冬日和煦的阳光穿过窗户照进来,透明的连空气中的细小尘埃都清晰明朗。

一秒记住【ok小说网 www.okycm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