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part 1

一秒记住【ok小说网 www.okycmx.net】

可凭着多年培养下来的“优良习惯”,叶汲还是抖着腿一副想死的表情奋不顾身的挡在江语默的前面,调出记忆里最温柔的微笑,不好意思的说:“池先生,我替她向你道歉,真是对不起。”同时背在身后的手一记猛掐,让那个还处于游离状态的罪魁祸首赶紧清醒过来。

放眼望去,只见偌大的私人后院里站满了各式穿着考究的男男女女,虽然这些面孔对她而言太过陌生,但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估计这些人中随便拉出一个就是各领域的佼佼者,商业名流,政界红人自是不用说。

“你……”以前从没听过这种言论的江语默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旁边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她,只有身为好友的叶汲能够理解此刻她眼中的异样,那也是她不曾听到过的见解,她知道,这对默默来说将是多么大的冲击,他的一句话,可能会在不经意间让她的精神支柱瞬间崩塌。

他侧过头,冷冷地看向她,不带感情的说:“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无论是谁,最终都逃不过错过与失去。既然注定要经历,又何必思念伤心?!”

紧接着,周围一阵阵抽气声细细碎碎的传入耳中,池皓白遂不及防被泼了一身香槟,霎时脸色铁青,一道道凌冽狠辣的眼神如同飞刀似的快速扑向江语默,顿时周遭杀气四溅。

“这两位?”井诺询问的看她。

江语默被掐的嗷嗷叫,蓦地反应过来,感到周围杀气腾腾的目光,弱弱的低下头,悔不当初。

不过这要有多强的心脏,才能受得了啊?

谁刚才还言之凿凿说是来献爱心的?

“恩,很好听。”叶汲凝视着皑皑白雪,喃喃的说,“用这样轻快空灵的音调诉说思念,是不是会更显悲伤?”

要不是早知道这位井少爷花名远播,恐怕叶汲要被他的外表蒙蔽了。

一旁的江语默边对着手呵气,边没好气得说:“这么冷的天居然还要来参加这种无聊的葬礼,我当初真是疯了才答应陪你来的,赶紧办完事回家了!”

这时不经意间转过身来的叶汲背对他们用口型恶狠狠地提醒道“还不快跑!”几乎同时,江语默像听到指令似的猛的转身飞快的落跑了,只在低温的空气中留下了一句渐渐模糊的“对不起”……

“那你呢?有什么目的?”

一个冬日的早晨,雪花在空气中悠闲地飘飘荡荡,位于w市的一座私人别墅里,一位身穿白色长款羽绒服的高挑女人正手拿香槟指着站在她旁边一直紧锁眉头,哆嗦不停地女人好笑的打趣道。

“imissyou……”两人一同说出名字。

江语默见他趾高气扬,目空一切的样子就呼吸不畅,顿时怒的小脸红彤彤的,却也找不到任何反驳他的理由。

等她快速反应过来时,眼神怯怯地扫向一脸阴郁的池皓白,心中泪流满面,她悲愤的恨不得踹她两脚:“江语默!你就不能忍一忍吗?!就不能忍一忍嘛!!我恨你啊啊啊!!”

叶汲礼貌接过话介绍:“你好,我叫叶汲,这是我的朋友,江语默。”

叶汲还沉浸在刚才的情绪中没有完全抽离,突然被搭讪,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慌忙一笑,不失礼数的同他碰杯,抿酒间不动声色的瞟过,总能让人感觉到他的温文尔雅,柔和的五官使他举手投足间更透着股温润和睿智。

她环顾四周,颇为不解的问:“你确定他们也是来参加葬礼献爱心的?”

他像狐狸般狡黠地扫过她们,以他多年**的眼光,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一个美艳,一个清雅,可奇怪的是,她们站在一起却很难想去比较,反而气质融合,倒有种说不出来的韵味,让人舒服,不过他没忽略掉刚才一放曲子时她们不自然的反应,所以此时他晃着酒杯饶有兴致的问道:

井诺笑谈:“没想到这首钢琴曲你们也喜欢。”

世界仿佛乍然安静下来,就像被魔法定住一样永远锁在了这一刻,只剩下池皓白脸上的香槟在慢慢滴落。

“你们好像对这首曲子很感兴趣。”

井诺刚想说点什么,就被身后一个冰冷的声音打断了“与其说是思念,倒不如说是惋惜,错过比思念更贴切。”

男人手一挡,无所谓的站定,一点迟到的愧疚都没有。

池皓白眉心一拧,薄唇轻启,“不用……”说完干脆的转身就走,潇洒至极。

而此时的叶汲睁着又大又圆的眼睛僵硬的站在那里,手里的杯子早已不在,却还一直保持着手握香槟的姿势。

一旁的井诺不可思议的看向江语默,他以为这么勇敢的女人还没生出来呢,同时又对她敬上十二分的同情,毕竟得罪一只冷血生物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

池皓白穿着一套高档的咖啡色西装,双手随意地插在兜里,就那么酷酷的站在那里,眉眼中透着冷漠“怎么?江小姐有意见?”

“我就知道。”江语默赏了她一记白眼。

井诺拉过他,向她们介绍:“这是我的朋友,池皓白。”

当然,叶汲对这种花花公子完全没兴趣,江语默更是一个眼神都没有,一动不动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呜呜,我好想念家里暖暖的床啊,紧了紧身上的黑色羽绒服,此时的她恨不得立马回家钻进被窝美美的睡一觉,即使知道今天要下雪,可是异常的低气温还是让她始料未及。

叶汲看了一眼江语默,见她没什么情绪,就略微点了点头,“恩,以前常听。”

叶汲低头瞅瞅她俩的装束,又望望别人,不禁自嘲道:“真不知道咱们今天的衣着是正常还是不正常。”在各种礼服争奇斗艳的场合下,她们突然发现羽绒服似乎有点不合时宜。

“都是为了各自目的而来,谁会去关心形式啊,我猜他们里面肯定有人连今天的主题是什么都不知道……”叶汲苦笑摇头。

显然,她做到了……

“你还知道来?!”井诺转过身,作势毫不客气的冲来人揍了一拳。

叶汲心中滴汗,果然人不可貌相,这般的正人君子实在不是他的风格,她百无聊赖的想:“要不是他成天不务正业,说不定井式在地产界会更厉害。”

说话之余,她借故打量着池皓白,虽然不知是谁,但不得不承认,上帝原本就是这么不公平,总有些人一生下来就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本,这么精雕细琢,棱角分明让他随便一站就是一幅画,如果他看起来不那么冷酷的话,那就太完美了。

仰头凝向天空,雪花越下越密,不一会儿院子里已是素色一片,随着舒缓的音乐轻轻响起,江语默知道,葬礼正式开始,但她依然抬头望天默默地发呆,谁也不曾发觉音乐刚起时她眼眸的停滞,只有叶汲静静的陪在身边,盯着杯中淡黄色的液体,眼里藏有隐隐暗光。

小心翼翼的瞟向面前满脸是酒,快要火到极点的池皓白,那眼神如冰箭般冷冽的射向她,不,实际上是很多这样的眼神,汇集四面八方,一齐射向她,江语默终于后知后觉的感觉到危险地逼近,不自觉的在原地缩了一下头,抓着头发冲他讨好地笑了笑,脚下本能地轻轻向后挪动。

“你刚才是什么意思?”一直没出声的江语默突然朝池皓白问道,同时也打断了叶汲的思绪。

望着全场各种“悼念爱犬”的条幅和照片,她就忍不住狠狠瞪向边上的叶汲,气呼呼的说:“有钱人就是喜欢瞎折腾,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多睡点觉。”

更何况“众生平等嘛,狗狗也是有生命的,是生命就要被尊重,为陪伴自己多年的爱犬准备一场隆重而温馨的葬礼,可见主人用心良苦啊,再说你每天有10个小时都在睡觉,大好时光全被浪费了,我拉你来这献献爱心,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池皓白眯起眼睛,目光微深,沉默的盯着那个渐行渐远的人影,眸中莫测如讳,让人无从猜度。

井诺轻笑间也随他离开,只是临走时看向叶汲的眸中闪过一丝赞赏。

他嘴角略微勾起,看好戏般的来回打量俩人,一点解围的意思都没有,尤其是看到她还一脸正直的立在那发呆,就心中暗喜:这姑娘前途“不可限量”啊,他都有点期待接下来的剧情走向了……

他拿起一杯侍者盘中的香槟,轻轻摇晃,不知道是在说给谁听,“你以为我们在参加葬礼,其实是在见证新生,死亡或许是另一种解脱……”说完就把手里的香槟一饮而尽。

叶汲无辜被瞪十分委屈,严肃的据理力争:“默默,不管人类有无金钱,思想本就变化莫测,可到底是金钱改变了思想,还是思想左右了金钱,这绝对一个深奥的哲学问题。”

待两人走后,叶汲才发现自己早已冷汗涔涔……

“感谢二位小姐百忙中抽时间来参加葬礼,鄙人井诺。你们好……”一个好听的男声在叶汲耳边响起,侧头看去,清爽干练的脸庞映入眼帘,拿着酒杯随意站在雪中的姿态,显得潇洒万分,他就是井家的大少爷,未来的井氏地产接班人井诺……

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

叶汲觉得自从他站在这里,好像周围的气温更低了,同时感受到四面八方涌来的目光,不由微微惊叹:这个男人真是相貌气质都出众啊……

只觉得突然脑子一热,手上不受控制似的飞快夺过叶汲手中的香槟,就想用力的朝那件高档西装泼过去。

“当然是为了工作,不然谁愿意在这挨冻。”

“江语默,你怎么啦?你看你的眉毛全都挤到一块去了。”

但井诺此刻却对她们好奇极了,这也不能怪他,谁让这两位那么标新立异,在各路美女坦胸露乳,竞相斗艳之时,直接裹着羽绒服来了,一进门就只见两人交谈,这让常年深处交际圈的井诺产生了兴致。

只是在这寒冬腊月里,一个个盛装出席不说,女人身上的布料更是一件比一件少,站在寒风萧瑟的室外,依然能谈笑风生,淡定自若,着实让江语默吃惊不已,看她们厚重口红下依稀冻紫的嘴唇,江语默顿时又打了一个哆嗦,不由把自己裹得更紧了。

看着前一秒还在一板一眼发表高见,下一秒就语气轻快,口若悬河的某人,江语默打着哈欠毫不掩饰对她赤裸裸的鄙视。

一瞬间叶汲泪了,井诺惊了,池皓白怒了,众人傻了,江语默彻底圆满了。

叶汲深吸一口气,回身从衣兜里拿出一包纸巾,赴死似的递到池皓白面前“池先生,你最好先擦一下,别着凉。”

一秒记住【ok小说网 www.okycm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