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part 2

一秒记住【ok小说网 www.okycmx.net】

从离开葬礼到现在,江语默的脑子里无时无刻不在思考池皓白的话,听到她突然冒出的问题,卓帆的手不经意间抖了一下,想要起身看看她,谁知被她死命地按住,江语默继续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是不是有了思念就意味着失去?是不是死亡也是一种解脱?是不是我坚持错了?”

“不是和小汲一块出去的吗?怎么自己回来了,累了?”

转念又一想,反正以后也不会参加那种场合了,肯定是见不到面了,何况他又不知道我是谁,自然找不到我,怕什么啊!

汲默酒坊

从小到大,每次江语默心情不好,都是卓帆搞定的,他的身上存在着一种魅力,让人舒心的魅力,所以叶汲总是会开玩笑的说:卓帆很有当炮灰的潜力。

“恩”江语默没睁眼,只是挪了挪身子,头顺势枕在卓帆的肩上。看她懒散的样子,他只是轻笑一声,便什么也没说,就这样让她枕着,一直也未曾换过姿势。

“我替你摆平了一个**烦,你居然还这么说我,真没良心~~”叶汲含笑,故作伤心的做捧心状。

“搞定了?”江语默不禁回想起刚才某人那一脸的怒不可遏,至今还心有余悸,不由对叶汲的话持保留意见。

“放重点!”江语默不耐烦的抓起桌上的杯垫朝正说着一堆废话的人丢过去。叶汲好似知道一般,笑眯眯的一偏头熟练地躲过去,而后才颇为愉悦的说道:“重点就是搞定了,”

过了许久,江语默糟糕的心情才恢复过来,卓帆起身去吧台给她拿了一块蛋糕外加一杯自制饮料。

“你说谁?”她故作不懂。

江语默一向对八卦无感,只是无聊的打趣道:“小心人家告你!”尽管她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几乎不存在,而叶汲更是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她,直接忽略。

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

在远离市中心的一个拐角处,有棵四季常青的松柏屹立在侧,一旁有个小巧的木门,门边摆放着一把装饰吉他,木门的墙上有个小牌子,上面是店老板用楷书写的“汲默酒坊”四个字。从小木门里走进去,需要经过一道长长地石子路,好像穿越时空隧道般进入到另一片天地,当踏进石塑地板的一刹那,视野会一下子开阔起来,整体的感觉跟外面截然不同,好似一个小家碧玉,一个大气优雅。

她挖着蛋糕靠在沙发上开始碎碎念“我想我上辈子一定杀了你全家,这辈子才这么倒霉遇见你,从小到大老是给你收拾烂摊子,靠,老娘真是太伟大了,想想那些被你牵连的日子,活生生的都能编出一本血泪史了,我时常都在严肃的思考,为什么还没抛弃你,这么高尚的情操,连我自己都被感动了,我……”

直到他以为她真的睡着了,一个声音才幽幽的从肩上传来“卓帆,你说他会不会死?”

卓帆笑着站起来,又去准备叶汲爱吃的东西。

此刻,还未到营业时间,吧台的中间正坐着一个高大的男人,英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修长的双手正捧着一本牛皮书,手边还放着一杯自制的鸡尾酒,室内柔和的灯光照在他的身上,更平添出几分慵懒,他就是卓帆,酒坊的老板兼首席调酒师,还有……

叶汲耸耸肩“被你泼的那个帅哥吗?”

卓帆捧着零食站在不远处,眼底尽是温柔,静静地注视着她们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突然觉得这个下午格外的美好,心里满满的都是温暖和感动,似乎他从前所有的努力和坚持都是为了此时此刻,就像现在,像一家人般的此时此刻。

疑惑的斜睨她,你确定真的搞定了?

“那是他有远见。”叶汲傲娇的说:“而且我还挖到了一个大新闻,赶明把它卖给八卦杂志,又可以小赚一笔。”

一滴滴眼泪夺眶而出,滑过脸颊,啪嗒啪嗒的滴落,使原本极轻的声音在偌大安静的酒坊中显得尤为清晰,卓帆轻轻地拍着她,给她无声的安慰。

一时间,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

“我回来了……”还未见到人,声音就已远远传来,江语默走过石子路,旁若无人的走进来,虚弱地倒在沙发上,抓起抱枕开始闭目养神,卓帆一看来人,笑着放下书走过来,坐到她的旁边宠溺的抚着发丝温柔问道:

想起多年来照顾她们已经成为他的一种习惯;想起当初他毅然决然地放弃出国,回来开了这间酒吧,以她们两人的名字命名,彼此牵连,互相依赖;想起经过这么多年的经营,如今这里俨然成了她们的第二个家,他是她们不可或缺的家人,卓帆扶了扶眼镜,嘴角溢出幸福的笑容,不禁又一次庆幸自己当初所作的每一个决定……

想到这儿,江语默的心情顿时欢快起来,轻松的拿起桌上的饮料喝起来,酸酸甜甜的口感让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叶汲:“那你的保险单也拿到了?”

整个酒吧只由红黄黑三种颜色组成,红色和黄色鲜明的把整个酒吧分成了两部分,一到晚上,在各式各样吊灯的照射下,俨然就是两重天,狂热激情同温婉静谧在这独到的设计中不可思议的融合在了一起。

又略微低下头,用一种令人心安的音调低低的说:“连他都没有放弃,你怎么能退缩呢。”

江语默则无语的看着空盘子,没好气的说:“你怎么还没冻死!”

良久……江语默吸吸鼻子,才重重的答应“恩……”

“谁那么倒霉,居然听信了你的话。”

江语默嘴角一弯,霸气的倒在沙发上舒服的说:“谁让你带我去的,这叫~自作孽不可活。”见她红着眼开玩笑,叶汲就知道卓帆这次又开解成功了。

她瞪她:“明知故问。”

江语默揪着她看了老半天,最终像下定决心似的纠结的问:“那个……他怎么样了?”

“那当然,我是谁啊,葬礼可不是白参加的。”

尽管它并不是很好找,但还是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了无数客人慕名而来,有人甚至还根据店名的谐音直接称之为“寂寞酒坊”,名曰如你感到孤独寂寞或是彷徨,都可以来“寂寞酒坊”,毕竟一直幸福的人总是如此之少,不幸却往往如影随形。

可见她满脸轻松惬意的表情,还是稍稍放宽了心,自我安慰道:或许他比我想像的要大度许多吧。

“我回来了,外面真是冻死了。”轻快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一个艳丽的身影没一会儿就坐在了江语默的对面,还顺手打劫了快要到别人嘴边的蛋糕“恩~~拿破仑蛋糕,果然好吃。”吃完还夸张的舔了舔嘴唇。

卓帆紧紧地拥着她,低沉温和的说:“你没有错也不会失去他,无论他用什么形式活着,只要他还在就是对大家的一种慰藉和希望不是吗?”

一秒记住【ok小说网 www.okycm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