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part 5

一秒记住【ok小说网 www.okycmx.net】

“你快下来,这么高很危险,乖,先下来,下来我就答应你。”他站在下面仰着头,张开双臂,皱眉哄她。

“你先答应我嘛,你答应了我就下去。”女孩站在那里跺脚,冲底下的男人甜甜的撒娇,她每动一次他的心就紧张一分。

忍痛起来倚在床头,好奇的扫过四周除了叶汲以外的陌生人,微微皱眉问:“我来医院做什么?”

一听这话,徐远更加紧张,死死地拽着衣角,站在原地“那个”了将近五分钟,卓帆不耐烦的飞起一脚催他:“赶紧的!放重点!”

“默默,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叶汲高兴地扑过去,冲床上正在眨眼睛的江语默幽幽的说,“我都快被你吓死了。”

“是吗?”他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彻底激怒了某位病人。

叶汲站直身子回答道:“还没有,是不是麻药还没过?”

“池皓白?他怎么会在这?”叶汲狐疑的看着他,悄悄碰了碰身边的江语默,小声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可是她现在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我想应该带她去做个精密的检查,万一真失忆了怎么办?”

“你在干嘛?”语默歪头好奇的瞧他,这是在走路吗?感觉好怪异。

“好……我这就到……”叶汲匆忙挂掉电话,转身离开。

“语默姐,我,那个…那个…”

“好好好,答应答应,你赶紧给我下来。”

绕过假山,穿过几棵满是枝桠的树木,终于在一个陡坡上寻到了声音的主人……

江语默越说嗓门越大,掐着腰冲他一股脑的全吼了出来,都忘记了刚才还在疼的伤口,旁边的医生护士没想到刚醒的她居然能一口气说这么多话,都惊讶的愣在那。

江语默一阵无语

“那个……你好点了吗?”

其中的一位医生走过来检查了一番,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每个人对麻药的反应不一样,可能……”

“怎么还没醒?”叶汲弯腰伏在病床前,好玩的用手指戳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某人,自顾自地说。

“井诺,我好喜欢这里啊,以后我们常来好不好。”女孩突然站定柔柔的说。

江语默听罢条件反射性的朝旁边那个毫无愧疚感的某人瞪去,没精打采的说:

“什么!”

而叶汲满脸轻松的捂着耳朵,好笑的摇头,这哪里像病人啊,肺活量比我都好。

“在医院啊”叶汲一边说一边把她扶起来。

“我想不用麻烦了,她只是反映慢而已。”门外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叶汲和医生的谈话,池皓白一身黑色运动衣,双手抄兜慢悠悠的从外面走进来。

“病人还没醒吗?”正说着,病房门被打开,走进来几位查房的医生和护士。

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

叶汲说不出此刻的心情,只是突然有点羡慕她,或许被人如此珍视是每个女人心中最大的期许,又或许,她凝视井诺,认真的男人总是格外迷人……

他缓慢的往前挪,慢的几乎看不见移动,叶汲估摸着照他这个速度,明天也挪不过来。

她静静的站在寒风中不知在想什么,直到包里的手机震动才把她的思绪拉回来。

昨天下的绒绒小雪让今天的道路变得湿滑又泥泞,寒风凛凛,给低温的天气又添了些许凉意,但这些丝毫没有影响到叶汲此刻的好心情,她拢了拢身上的衣服,顶着寒风自在的在街上漫步:“耶,又拿到了一笔单子,这个月的任务总算完成了,也不枉我一大清早就过来拜访。”

走着走着路过一个公园,许是好久没逛过,又或是今天心情好,叶汲眉眼弯弯的深吸一口气,遛了进去。

“你怎么了?”平时话这么多,今天结巴了。

医院病床

“天啊!你该不会是做手术做失忆了吧?默默,你看看我,还认识我吗?我是谁?”叶汲睁大眼睛惊恐的看她。

井诺紧张的走过去,上前一把接住向下跳的女孩紧紧地圈在怀里,气急败坏的说“再这样,以后休想来这了。”

“但实际却可能有很多变数,脑部构造是很神奇滴~”叶汲不死心的反驳道。

她当时不懂,可现在慢慢懂了,尤其是看到井诺眼中的宠溺,她想:他应该很喜欢这个女孩吧。

“这是怎么了?”卓帆在走廊时就远远听见里面的咆哮声,一进门就看见江语默叉着腰凶神恶煞,歇斯底里的样子,一阵恍惚,好像见到了过去的她,调皮任性,却可爱率真,这样肆意的发泄真的好久不见了,一时尤为感慨。

看着那对相拥的丽影,叶汲忽然想起多年前,洛姐姐也曾在公园里霸气的教育她和默默,那时面对芸芸美女,她总会轻松的说:“百花争艳又怎样?吾有他心,姹紫嫣红有何惧!”

“哼,事…大…了…!”江语默故意拉长声音冲他喊。

后面跟着的徐远一看这架势,弯腰不动声色的挪到卓帆身后,闭着嘴努力降低存在感,这个时候还是别说话的好,不然可能会死的很惨,谁知卓帆一把把他从身后拽出来,猛地推到语默面前:“你不是有话要说。”

“池皓白,你把我害成这样你还敢来?”

“这种情况几乎为零。”医生给了她肯定的回答。

男人眸中的专注和担忧让叶汲讶异,她站在那里,呆呆的望着他们。

“啊!!”她刚一动弹瞬间一股钻心的疼痛传遍全身,麻药刚过,痛的她忍不住叫出声来。

池皓白被吼得无辜,揉了揉发疼的耳朵斜睨她,“中气这么足看来是没什么事了。”

一位年纪稍大一点的医生拿着病历说:“恩,那就先住院观察一下吧。”随后冲旁边的护士说:“等病人伤口复原后,小张你去带她去做个全面检查。”

“那就先谢谢医生了。”还是老医生经验丰富,叶汲满意的想。

轻轻地摇摇头。

“喂……”接起电话刚听个开头,声音骤然紧张起来。

“嘻嘻”女孩心满意足的笑,作势就往下跳。

“哪能这么快好啊。”

“你们看,她醒了。”正要给她换点滴的护士指着床上的病人打断了医生的话。

冬日的公园里几乎没什么人,显得空空荡荡,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特殊的芬芳,混合着土地独有的潮湿,夹杂在一起如同魂灵般在大地间游移,无时无刻不跟肺部做着亲密接触。

江语默被叶汲摇的头晕,刚好一点儿就看见一脸惬意的池皓白,晕乎乎的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指着他大喊,“我想起来了,就是你!”

她咬牙切齿的说:“不是吗?!要不是你非让我打那什么破网球,我会肚子疼吗?我会得阑尾炎吗?我会来医院吗?我会做手术吗?我会住院吗?你说,是不是你害的!啊!是!不!是!”

他闭起眼睛飞快的扑到病床前,“哇”的一声可怜巴巴的哭诉:“语默姐,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你进了医院,我自责,我忏悔,我悔不当初啊,你那么善良,就原谅我小小的无心之失吧……”

“救命恩人?哼!你真好意思说,我成这样还不都是拜你所赐!”

“不会吧,默默,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徐远回头幽怨的瞪他,眼泪汪汪,跃跃欲泣,老大,你真狠心!

叶汲欢快地抄着兜,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蹦蹦跳跳的躲着路上的泥巴和水洼,高兴地哼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调调,在这晴朗的冬日街头引得行人频频驻足回望,可叶汲却满不在乎,越发哼得更加大声。

“我在哪?”她躺在床上看着陌生的环境茫然的问。

旁边的医生看着叶汲一脸紧张地捧着病人的脑袋来回摇就满脸黑线,无奈的解释:“我们做的是阑尾切除的小手术,没开她脑袋。”

“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吗?”他一下子坐到床边,好心的提醒她某个事实。

女孩身穿一件达脚踝的红色羽绒服背对她,长长地头发散下来直达腰际,站在台阶上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越走越高,台阶下的男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随着女孩的走动,双臂不自觉的伸开,时刻准备去接,生怕她一个不小心从台阶上摔下来。

“你快下来,快点!”当叶汲经过一座假山时,一个好听的男声远远地从空气中传来,她凝神听上去感觉这声音仿佛似曾相识,于是就好奇的随着声源找去。

一秒记住【ok小说网 www.okycm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