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part 8

一秒记住【ok小说网 www.okycmx.net】

“哼,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伤口早就好了,而且医生说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江语默为了证明自己没问题,还特意做了几个高难度的动作。

她想了想,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某人:“小汲,你最好先搞清楚你的自卑到底来自哪里?你真正在意是那个女孩还是井诺?”

可问了半天也不见某人回应她,叶汲叹了口气坐到床边:“默默,这只是个意外,再坚持一下,等病好了咱们就出院。”

此时的她静的吓人,怔怔的盯着自己微微泛黄的双脚,不吵不闹,眼神空洞难过,周身仿佛团着一股浓浓的悲伤,化都化不开……

“很有可能”

“啊!”叶汲慌忙放下饭,掀开衣服,揭开包裹的纱布一看,果然正在愈合的伤口有几处裂痕,鲜红的血从里面慢慢渗出来,池皓白也凑过来,看到渗出来的血越来越多,皱着眉头二话没说,连忙去叫医生来清理伤口。

她偏头不理他,就知道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准没好话。

赶来的医生见到好端端的伤口居然裂开了,来不及询问就麻利的对伤处重新进行消毒缝合,看到伤口的开裂程度,医生心里估计已经有谱了,所以什么也没问只是站起来直接给了江语默一个最终审判:“江小姐,伤口在愈合期时不宜有太大的动作,照现在情况看,你得继续住院,等完全康复了再出院。”

叶汲好笑的斜睨她“你是挺像鬼的。”

叶汲茫然的对着金灿灿的阳光发呆,心里不断的问自己:“我到底在意的是什么?”

“小汲,你这是在为他的滥情找借口。”语默平静的说:“我可不认为他是什么好东西。”

“哦,那多谢您的关心了,托您的福,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礼貌有加的说,但心中却悄悄把他同黄鼠狼画上了等号。

原本的婴儿肥早已不再,连她从前最顽固的双下巴似乎都受不了这艰苦的环境,悄然离开了,因此说话时间一长就有点体力不支,上气不接下气。

她宁愿相信母猪能上树,也不相信他能这么好心。

默默,有我在,你可以安心的哭,我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

江语默一听要开饭,激动地连忙起身,许是动作过猛了,又或是姿势恢复不当,总之,当她起身的那一刻突然愣了一下,然后表情慢慢扭曲,一只手捂住肚子,冲着叶汲惨戚戚的说:“叶汲,我……我好像伤口又裂开了。”

“什么!”听到这个天大的噩耗,她崩溃的大叫,由于情绪太激动,一用力牵扯到了刚包扎好的伤口,痛的她呲牙咧嘴,冲着池皓白咬牙切齿的说:“你还真是个乌鸦嘴!”

“我是专程来看你好了没有?”

江语默认同的点点头,恩,终于绕出来了……

她静默的望向窗外,想着:也许能放声大哭的人也是幸福的吧,毕竟漫漫人生,总有些许无可奈何是不容逃避的,如果想哭的时候不能哭,能哭的时候不敢哭,敢哭的时候却哭不出来,那将是何等的悲凉……

虽然叶汲没说,但她知道她不开心。

望着一瞬间安静下来的她,叶汲知道,对默默来说这无疑是个晴天霹雳。

其实,井诺喜欢谁并不重要,那个女孩有多漂亮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放在哪里。

半响,他叫过身边的医生,同他一起说着话走出了病房。

等语默哭够了,从她怀里起身,见她愣愣的出神,便沙哑着嗓音问:“你怎么了?”

只见床上那位双膝撑床,背部拱起,脊柱上顶,下巴缓缓收到胸前,两个手臂平平的伸向前面,并保持着跪立的姿势,闭着眼对着下面的床褥有规律的一呼一吸。

“我想现在就出院,就现在,立刻,马上……”她执拗的抬起头,语气坚定,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顺着脸颊,滴在手背上,落在床单上,轻颤的不能自己。

江语默跪着瞪她,她哪需要减肥啊……

她故作思索的偏头问她:“那他是什么东西?”

她的眼泪打湿了她的肩膀,叶汲顺着她的头发,感同身受。

还以为马上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谁知天不遂人愿。

池皓白敛眉,仔细瞧瞧,她真是瘦了,才几日,脸庞蜡黄清瘦,青白的唇上无一丝血色,重重的黑眼圈给人一种长期失眠的错觉,看上去就像一个病入膏肓的患者,了无生机。

叶汲很佩服江语默的一心二用,自己刚哭得梨花带雨的,居然还能察觉出她的情绪:“我也不知道,就是刚才来的时候偶然遇见了井诺,还见到了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井诺似乎很在乎她,看来他也不像外面传的那样花心。”

叶汲拿着饭站在旁边,看她练得也差不多了,就适时的阻止道:“好了好了,先练到这吧,该吃饭了。”

“默默,我来喽。”叶汲迫不及待的走进病房,语气轻快的说。

她哽咽的一遍遍低泣:“小汲,我不喜欢这里,特别不喜欢……”

“没出息”她擦干眼泪,饶有兴致的问:“说吧,看你惆怅的,为谁心情低落呢?”

叶汲诧异的望向她,她以为她掩饰的很好,可是默默居然知道,是啊,她真的有些自卑了。

提起这个,心情好似又糟了一点。

由于手术的缘故,最近她吃的都是一些清淡易消化的食物,以至于对于喜欢吃肉肉的语默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折磨,几天的非人生活下来,她自己都感觉体态轻盈不少。

她乱七八糟说了一堆,江语默却神奇的在有限的语言里提炼出了重点:“你可别告诉我你突然发现原来那个风流成性的花花大少居然是个痴情种?!”

池皓白自动忽略掉她的不友好,不受影响继续说:“既然好了,那你还不赶紧让出床位,留给更有需要的人。”

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

“江语默,这个教训告诉我们,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还是非常重要的。”池皓白淡定的看着脸色发白的她,陈述一个残酷的事实:“看来你离出院是遥遥无期了……”

叶汲心里难受,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紧紧的抱着她,给她力量。

“你就打算这么一直跪着?”

他恍然大悟,戏谑的讥笑道:“你刚才练得也叫瑜伽?别侮辱瑜伽了行吗!”池皓白对着她那不标准的动作嗤之以鼻,摇摇头,“我想恐怕瑜伽也拯救不了你这身肥肉了。”

叶汲扫过他们,好奇的询问:“默默,你猜,池皓白在跟医生说什么?”

他沉默的看了一会儿快要团成一团的江语默,清了清嗓子大声的咳了一下,居高临下的说:“既然你要对我行这么大的礼,那我实在不好推脱,看来只能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顿时,她像泄气的皮球般,无力的倚在被子上,沉默无言。

江语默:“……”

“默默,他不是东西!”叶汲急于争辩,可话一出口,自己都哭笑不得。

他眉心蹙了蹙,没事做这个干什么?

“切^你懂什么!这叫瑜伽……”

池皓白走过来,双手抱胸站在床前,探究式的观察床上摆着奇怪姿势并且还一动不动的某人。

江语默跪在硬邦邦的床垫上有气无力的翻白眼,没多久,跪立的膝盖突然疼了起来,她一个支撑不住,整个身体斜倒在床上气喘吁吁的说。“池皓白!你今天是来吵架的是吧。”

叶汲见池皓白一脸迷惑,好心的解答:“医生让她适当的做做运动,防止肠粘连,顺便减肥。”

同一时间,池皓白也发现了她的异样,视线不动声色的探过来,就看见她面无表情的坐在那,不似刚才那般有说有笑。

他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她的沮丧和哀伤,还有一种对医院特殊的排斥,他心中一紧,夹着淡淡的低落,道不明原因。

过往的片段充斥着大脑,她痛苦的抱着头,试图不去想它们,可她发现,她越是抵抗就越清晰,她徒劳的闭上双眼,厌恶此刻的自己,脆弱的不堪一击。

叶汲一怔,微微一笑“没事啊。”

“我是好心提醒你,免得你伤口崩线。”

“恩,等一下,我马上就做完了。”一个闷闷的声音响起。

“你…闭嘴…”她撑着身子,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池皓白对着她颇为同情的说:“你还是放过他们吧,这老胳膊老腿的。”

“你骗鬼呢”

在床上一直专心做着有氧运动的江语默,突然发现这声音不是叶汲的,而且听起来还有点耳熟,于是缓缓地抬头寻找发声源。

当她看到正前方的池皓白时,江语默一怔,快速起身,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说:“你怎么在这?”这人今天是不是抽风了。

一秒记住【ok小说网 www.okycmx.net】